8i4iS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随意升级系统寒衣故人

作者:渔民吃鱼 来源:飞卢小说网

角和全杪突然同时睁开眼睛,角和全杪带着其他两人向着对方靠近,全杪看了角一眼,角苦笑着摇摇头,全杪立刻苦了脸。两人的身体越绷越禁,在前面的拐角处走来一个男人。角抱着羽向后退,全杪也不断往后缩。说是男人,其实是通过身形和身高判断的,他们根本没有看清那人的脸。他一步一步缓缓的稳稳的向着四人走来,角和全杪已经背靠大石无路可退。那人在距四人还有一段路程的时候停了下来,角和全杪身体绷得更紧了,那人身着紫色衣衫,头发及臀,头上只用一根黑色的发簪,却让人不敢直视。他明明没有半点恶意,两人却有种自己是青蛙,而对方是蛇的感觉。角的心怦怦直跳,全杪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手暗中运气,可惜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他按住腰间的小刀,决定必要时用自己的命让角有时间带着其他两人逃跑。

那人对着羽做了一个抓的动作,角惊得把羽向右推到,角抓起剑准备和他拼命,边给全杪递了一个眼色,让他带着林祁曜跑,全杪假装没有看见,注视着紫衣人,角气极。紫衣人仔细看着手中的白釉瓷瓶和青釉瓷瓶,然后看着角问:“你们怎么有这种瓷瓶?”他的声音很好听,带着属于男人的诱惑,不过角和全杪却打了一个寒颤,林祁曜甚至咳了起来,全杪把他往自己怀里按,角也把羽抱回怀中。角不理他,他也不动怒,只是将右手对着地面,轻轻握了起来,一颗小石子飞了起来落在他的手心,他的拇指和食指捏着小石子,然后松开手小石子掉到地上。全杪呲笑,不以为意。角的脸失去血色,全杪奇怪,顺着角的眼光看去,手一颤,林祁曜摔了出去,角假咳一声,全杪不好意思的弯腰重新把林祁曜抱回怀中。掉到地上的那颗小石子外边结了一层冰,掉到地上时不但没有摔坏,反而使它周围的石子也开始结冰。“是我娘亲给的。”角不情愿地讲,那人看着他和羽好一会儿,直到角头皮发麻时才说:“你们就是她的儿子,那跟我走吧。”说完不等角回答,自己先走了。两人缩着身子,看了一眼地上越来越多结冰的石子,角无奈,只得抱着羽跟在他的身后,过了一会,全杪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了上去。

角和全杪离紫衣人有三尺,全杪凑到角的身边轻声说:“你怎么就跟着他走了?要是他是你娘亲的仇人,抓住你们是为了让你娘就范,那不是完了。”角无奈的翻眼看天:“你以为你小声说他就听不见?他的武功你又不是没见过,他要抓我们,我们能逃掉?”“不可能。”全杪想也没想就说,“那不就是了。”全杪无言以对。走了四个时辰了,那人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角和全杪内力被禁,气喘吁吁跟在那人身后。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那人停了下来。他们面前是茂密的树林,隐约可见一些错落有致的木屋和竹屋,角看向四周,全是断壁,深渊包围了它们。这块土地就悬在半空,角回过头,什么路也没有,而且他完全不记得来时走过的路。

角和全杪小心跟在那人身后,远远的可以看见在田间劳作的男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老人,还有房顶徐徐升起的青烟。有牛羊在山坡上吃草、睡觉,一些小孩儿跟在牛羊身后,空气中仿佛传来了他们欢快的笑声。角突然回头看,果然还是没有路。一路走过,不管人们在做什么都会停下来远远的行礼,尊敬的大喊“族长”,那人也不停下,恩一声就仍然向前走。那些人好像习惯了,也不在意,只是不时用眼光扫过四人,然后或谈论,或吃吃的笑,见角和全杪看过去,就转过头去。当不看他们时,那些人又开始盯着两人看,角和全杪面面相觑。

一直走到村落尽头,有一丛脆竹,竹林中传来一阵一阵的花香,一个绿衫的袅娜身影对着一行人屈身行礼,那人恍如不见,直接走了过去。角有些好奇,回过头看见那个女子直直紫衣人,眼中的迷恋让角全身发寒。穿过密密的树林,就看到了断崖,在断崖边有一排木屋和三间竹屋伫立在乱石间,乱石旁爬满绿绿的开着小白花藤蔓。竹屋在木屋的右边竖着,门紧闭着。木屋后就是深渊,薄薄的雾气笼罩着屋舍,仿佛不在人间。他走上前推开中间的大门,走了进去,角和全杪也跟进去。屋子里面的全是竹制器物,青青的颜色让人觉得很舒服。屋子很干净,一点都看不出是一个男人的住所。“你们自己去整理房间,这儿只有我一个人住,左右的房间随便挑。”那人突然开口,全杪觉得自己身在寒冬,赶紧抱着林祁曜跑出去了。“你怎么会认识娘亲?娘亲已经十多年没有出来过了?”角看着他的手问,他的手指很瘦削也很修长,但是长得很好看。他不理角,空中传来一阵鹰唳,他站起身走出去,角相信自己没有看错,那人的步伐比先前大。角好奇地跟出去,只见一只灰色的鹰站在他的右肩,还亲昵地啄着他的头发。角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那只鹰看见他,飞到他的头顶,用爪子抓乱角的头发,然后又飞回那人的身边,围着他转圈。那人伸手摸摸它的头,鹰欢快的叫了一声然后飞走了。“你怎么会认识娘亲的鹰?”角失声尖叫,那人缓缓走回屋里,坐在竹椅上才慢慢说:“那是我送给袅儿的。”角被他对娘亲的称呼给哽了一下,说不出话来。“鹰会告诉袅儿你们在我这儿。”说完进了里间。角这时回过神来,缩了缩身子,有些佩服自己刚才的勇气,抱着羽去了右边的屋子。

第二日一早那人让两人采来房舍边的藤蔓上的白花,用水清洗干净放进厨房的锅里,用温火煮。过一个时辰他走进厨房揭开盖子,放入一根带着水珠的根须分明的人参和两棵不知是什么的绿色的东西。盖上盖子,让两人继续守着,又过了一个时辰,他又进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的竹筐,里面装满各色的草药,他把竹筐里的草药全部倒进锅里,然后提了一桶水,倒进去。他蹲下身往灶膛里加柴,火呼呼烧了起来,拿过锅铲搅动了几下,盖上盖子,继续加柴。等一会儿又揭开盖子,搅动几下,如此重复。角不解地看着他的动作,全杪轻撞他的手臂,“他在做什么?”角摊开手,全杪又看着他。“你们去把那两个人抱过来。”他突然开口,全杪在他开口时已经跳出去了,角低着头,说了一声好,就快速出去了。

“你有没有觉得他比你舅舅更可怕?”全杪走到角的右边笑着问他,角也笑着说:“以前我觉得舅舅冷的可怕,现在才发现舅舅还是很好相处的。若说舅舅是雪山顶峰的雪,那他就是万年不化的寒冰,一个让人觉得冷清,一个让人觉得严寒。现在想起来我都觉得冷,真不知什么人忍受得了他。”两人边说边快步走回房间,抱起羽和林祁曜往厨房去。厨房里他已经把熬出的乌黑的水,分到两口锅里,两口锅下都烧着火。“把他们的衣服脱了,放到两口锅里。”他缓缓吩咐,角和全杪马上脱了两人的衣服,把两人放进两口锅里。做完这些,角和全杪才反应过来,挫败的坐在一旁。羽和林祁曜的身体变得通红,渐渐溢出汗水,汗水的颜色渐渐变成黑色。这时他从两个灶膛各抽出一根木柴,从衣袖中拿出一只紫色琉璃盒子,用小指甲挑了一些放进锅里,锅里的水渐渐晕开,变成青色。羽和林祁曜的身体开始颤抖,羽的下唇都咬破了,林祁曜的嘴唇往下流血。角站了起来,他瞟了一眼,角回过神来马上尴尬地坐下。他又各抽出一根木柴,提过放在一旁的木桶,用木瓢舀了满瓢,从羽的头顶上倒下,羽全身缩了一下,嘴里吐出紫黑色的血。他慢条斯理又舀了一瓢水从林祁曜头顶倒下,林祁曜缩了一下身子,吐出深红的血。他放下木瓢,右手在左手手腕上比划了一下,左手就流出血来,他把手腕举到羽的那口锅上空,血一滴一滴落进锅里。角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角一下站了起来,紧抿着嘴。“什么东西?好香。”全杪耸着鼻子到处闻,“是他的血。”全杪吃惊的喊,刚喊完他的脸就变了,如此重要的事情居然让他们知道,是何用意。角这才注意到原来那股若有似无的香气是因为他的血,他却好似没有听到一般收回手,拿出那只琉璃盒子,用右手指甲挑了一些敷在伤口上。他不管林祁曜的灶,弯下腰继续往羽的灶膛里加柴,在他弯腰的时候,衣襟向上,角无意间看到他的腰间横别着一管紫竹长笛。羽又吐出一口血,是深红的。“再过一盏茶,就抽出两根木柴,然后再等一炷香的时间,就抽出两口锅的柴,等水温不烫手是就把他们抱出来。”说完就缓缓的往外走,他的手按了一下紫竹长笛,角无端觉得那时他的身上散发出的是温和的柔软。

晚上他到角的屋里,给角一个紫色琉璃的巴掌大的盒子,然后一言不发地离开了。角疑惑地打开盒子,里面有四颗药丸,角想了想拿起一颗吞下。然后关上盒子,走到全杪的房间,敲他的门,全杪打开门走出来:“角有什么事?”角扬扬手中的盒子,“这是他给我们的药。”全杪接过盒子,打开拿了一颗吞下,笑着说:“他给的可是好东西,说不定再吃下另一颗,我们被封住的内力就又回来了。”“我们想的一样。”角笑着说,“他没有害过我们,反而处处帮我们。当时他不把我们带走,我们如果遇到凶手搜查的人,我们就完了,死于葬身之地或者是生不如死。”全杪点点头。

延伸阅读

红楼之大赦天下好像被阴了  http://www.fryex.cn/xmcx.shtml
四只魔物和六个人陷入僵持之下,魔物害怕镭射步枪不敢攻过来,只能躲在墙壁后面,没有掩体

[BTS]粉色的花样年华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fryex.cn/cjy.shtml
晚上,孙浩打开电脑。联系了母亲。“浩浩。你在那边生活的怎么样?还习惯吗?”“妈。你忘

深渊之下是什么在线阅读住院  http://www.fryex.cn/gu2t.shtml
医院离学校的距离并不太远,救护车来的很快,在几位同学和两位医生的帮助下叶初晓被抬上了

[综]不断被劝退怎么办之第三章(3)  http://www.fryex.cn/g4wx.shtml
两天后,绿城高中正式开学。七点十五分,辛于穿着深蓝制服走进知新楼,此时陆陆续续地有学

网游之统领天下之章酿酒(4)  http://www.fryex.cn/u20p.shtml
就在郭嘉急吼吼的让人准备酿酒器具之时,李知走出了屋外,在村庄中闲逛了起来只见村庄中有

重生后我成了男神的黑莲花妹妹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fryex.cn/g0y.shtml
时间停了十秒。霍刃在这十秒里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在剧烈跳动,肺叶翕张又猛地静止,仿佛失控

南京之恋在线阅读老子阉了你!  http://www.fryex.cn/dth8.shtml
“狗日的畜生,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如此胆大妄为!”韩远边说着又一记老拳挥到了简振武的眼

我!万界收租大佬!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fryex.cn/xkne.shtml
她也逐渐了解,在面临有起床气的冰芈时,先要把冰芈独爱的轻柔音乐打开,用温度合适的毛巾

无限之我问长生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fryex.cn/inw.shtml
“喝,接着喝,”毛利小五郎红着脸,对着铃木凉介道。“爸爸,你不要在喝了,”小兰劝导。

香蜜之拆郎配兵王回家  http://www.fryex.cn/b2o0.shtml
夜空,一架印有“宙斯”标志的隐形运输机略过天际。飞机上,一片热闹。“赤道,这是你退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扒一扒那个修仙界的奇葩在线阅读第6节

    第六章看到妇人清醒,天绝眉头并没有松缓,而是来到了面色发青的青年身边,缓缓叹了一口气,不知该说些什么。如果是尸气之类的东西,他还有办法,就算是魔,他也能治上一治,但这青年,却并不是被邪祟缠身,而是,它本身的原因。不,应该说,他们这祖祖辈辈的原因。“小天,我儿子他这是怎么了,面色,怎么会是这样的。”这

  • 仙家大事初觉

    千年成佛,悟能已脱猪身猪貌,某日,他来到旃檀塔面见了三藏法师:“师傅,大师兄这几千年变得好陌生。”悟能坐到了三藏法师对面,双手交叉,沉思地说道。三藏法师亦是露出相同表情,叹了口气说道:“你也感觉到了?”“对,前些日子,我与他见面聊了聊花果山,聊了聊紫月仙子,我也不知道哪句话触怒了他,他对我大吼大叫,

  • 神豪:开局中奖一个亿之第一章(1)

    根据《昏君指南》,朕要强煎了丞相,逼反了将军。问题是,朕爬错床了,还被将军给煎了。朕细细思考着事发经过。鉴于朕三日前还是二十一世纪直男良民,对强煎民男一事不太精通,做了三天心理建设,就特特准备了两丸药,红在上,绿在下。两个杯子,一黑一白。又特特吩咐了泡茶的小太监,红丸放进黑色杯子,绿丸放进白色杯子。

  • 穿越之小叮当助我成神在线阅读第二章

    第2章奇妙世界“喂!你这是干什么?随随便便的就捡个人回来!你以为我们现在是在郊游吗?!”一个尖锐的女声响起。柳临川被这阵吵嚷声给吵醒了,他迷迷糊糊的听见那个低沉浑厚的声音简洁的说道,“他受伤了。”“他受伤了关你什么事?他会被你遇上,肯定是被他的队伍给抛弃了!这种没用的废物带回来干什么?!拖累我们吗?

  • 重生之低调年华在线阅读第二节

    “你竟然敢碰我!”话音未落,一声惨叫,代替了原有的话语唐墨依折断了少女的腿,“你难道还不清楚自己的立场吗,我现在随时可以要了你的命。”唐墨依一把甩开面前的少女,少女撞到了树上,吐了口血“你这个废物!你竟然敢断我的腿!娘,这个废物疯了!”唐墨依感到有一股杀气,回首就是一拳,一拳一掌相撞,竟把唐墨依弹出

  • 编号89757在线阅读第五章

    南鸿烈虽然很不相信是这种情况,但在心里还是默念出了四个字,“焚筋洗脉”。只有焚筋洗脉这种对身体进行彻底改变的途径,才会达到这种效果。所谓焚筋洗脉,就是在根本上对筋脉进行改造。在焚筋洗脉的过程中,身体的风府、风门两个穴位会被打通。风府、风门两个穴位被打开,天地间的元气才能被**吸收进来。焚筋洗脉是踏入

  • [麻雀+伪装者]言深血铸宝鼎

    镇国宝鼎!赤练地域最为神秘的宝物,传说乃是千年之前一位惊天动地的大人物,聚赤练地域万千材料,足足耗损七七四十九天炼制而成!练成之日,漫天赤云霞光,神光普照,神秘至极。足足七方青铜宝鼎,镇守了当时赤练地域的七大王朝。宝鼎有着通天彻地之威力,开启却是极其之难,需皇族血脉体内近乎三成的血液,但是所爆发的威

  • 神豪:超级借呗系统-5-

    平日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知止山庄,此时阴霾笼罩,噩梦缠绕生根。一生经营的家,顷刻间便支离破碎,犹如镜花水月,幻梦一场。一生共枕的良人,忽然变作面目全非,仿佛从未认识,陌生可憎。“是我有眼无珠。”刘夫人喉咙里发出苍凉笑声,取出当年新婚燕尔时的定情信物,一支断笛。直至今日,她仍然随身携带。横笛是不小心摔

  • 荒芜于我一场孤独在线阅读第二节

    当王黎读完了笔记本上记录的文字,合上笔记本。说道“帕琪你现在还有魔法力吗?”“喵,很少”帕琪说道。这就麻烦了啊,王黎想了想,这个世界完全没有魔法力的存在,自己该如何恢复到自己当初的实力呢?毕竟如果没有足够的实力,自己可能连生存都不一定能生存。“滴滴”床边的柜子上一个方方正正的物品闪着光,并且按照一定

  • 龙吟凰鸣在线阅读第8节

    让邓复这个视财如命的家伙请一顿海味大餐,无疑是比让市中心那些石雕开口说话更困难的事。楚游自忖他没有能力让那些童话故事发生在自己身边,所以他自然也不会真指望邓复请他吃饭。两人在回到旧城区以后就分道扬镳了,邓复要回他的冷饮店,楚游则要去那个位于偏僻角落的破旧杂货店,交付自己的任务物品来换取报酬,用以维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