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4iS
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星择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星与星泽 来源:17K小说网

这命苦之人绝不止薛宇痕一人,无独有偶就在那玄水山的脚下,有一个小镇名为斗木镇。

斗木镇虽比不得黄土镇人多热闹,但也有很多为了赚碗饭吃填饱肚子的人,来到这镇上贩卖些平时家里用不到的物件,来换一些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种情况是最近几十年才刚刚兴起的。

因最近青叶国内,掌管各镇的官府到处贴出了告示,说又要征粮,官兵要出兵剿灭山贼,保一方百姓平安。

其实百姓们心里都清楚,真正欺压百姓杀人越货的山贼并不多,每次出兵剿贼,都只是做出个样子给老百姓看,而征收的粮食官兵根本就吃不了,都被一些高官们私自留下,在高价贩卖给一些能出钱买得起粮食的百姓。

这些人很多都靠着倒卖粮食发了家,这就苦了一些贫困的百姓,他们不但自己都填不饱肚子,还要想办法去弄粮食上交给官府。

所以大家只能都来到这人流多一些的斗木镇上,拿出家里一些暂时用不到的,或是祖祖辈辈留下来的物件,换些钱粮好上交给官府。

这也导致了这里的穷人越来越穷,饭都吃不上,而富人却越来越富,他们就靠着买官府高价的粮食,再以更高的价格卖给需要粮食的百姓,从中谋取那不义之财。

百姓把自己辛辛苦苦忙碌一年收获的粮食,就这样空手交给了官府,却还要自己掏银两,或者拿出家中所有能值钱的物件,换些高价的粮食来填饱肚子,百姓们都怨声载道。

可这抱怨又有什么用?也是无人理会,有钱的和有权的都相互串通一气,普通百姓又能有什么办法?

实在受不了的索性就跑到山上做了贼,至少每天虽提着脑袋过日子,好歹能有一口饱饭吃。

说也奇怪,这天街道两旁卖自家物件的人群里,来了一个特别之人。

要说特别之处有二,一是别人都是大人或老人而他是个孩子,二是别人卖的都是物件而他卖的是自己。

那孩子跪在地上手里举个木牌子,上面用划破的手指写着四个血字:“卖身葬父。”

孩子旁边躺着个老人看上去已经死了,穿着破布烂衣,一看便知是家里特别贫穷的人。

来来往往的人路过的都多看几眼,可并没有人上前去问,因为路人虽是都看着新鲜,可心里却都明白,自己家吃饭都难哪有多余的钱再买回去一个无用之物养着。

因为这孩子是个男孩子,若是女孩子可能就会有人买了至少不吃亏,以后养大一些可以转手卖给别人,也可以自己留着当个丫鬟或服侍的,若相貌好些就留着做个夫人也未尝不可,可这偏偏是个男孩子,自然不会有人愿意花钱买来。

人群中经过一男子,那男子身穿布衣年龄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头戴一顶高高的布帽,从面相上看那男子绝非庸俗大众,且骨子里更有一股不甘像命运屈服的劲,从说话的语气上也可看出。

男子走到那孩子面前道:“像你这样的人永远都是命运的奴隶,你要想办法靠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去弄到更多的银两安葬父亲,而不是把自己贱卖了,一辈子去伺候别人,做一个永远不能出头且没有尊严的人。”

那孩子抬头看了看男子并没有说话。

男子接着语气平和的问道:“孩子,你多大了?为什么你说卖身葬父,这一旁躺着的却是个老人?”

那孩子小声回答道:“我今年七岁,这一旁躺着的是我父亲,我是被父亲捡来的,从小父亲一人把我养大。父亲常常嗜酒如命每天都要喝很多酒,就在前两天父亲喝的大醉后睡了一觉,就在没有醒来,后来好心的邻居来看说是父亲已经死了,我没了办法,父亲走时也没有留下任何一物件可卖,我只有把自己卖了换些银两,好把父亲的后事了了,我愿意终身伺候您,您发发善心把我买了吧,我什么活都能干求求您了!”

男子听这孩子说完见这孩子可怜,心想既然遇上了也不能不帮一把,他知道自己身上还带了二两银子,这银子是他卖了全部家产换来的。

这男子也是个命苦之人,从小家里贫穷常常吃不上饭,父母也在不久前双双患了重病离开了人世。

他安葬好父母便卖了家里的全部家当,打算到这斗木镇上某个营生,并励志要做出一番事业,不想永远都过着那种吃了上顿没有下顿的生活了。

男子从身上拿出了二两银子,并交给那孩子道了句:“拿着吧,你比我更需要这银两。”

那孩子看见二两银子连忙谢道:“谢恩人,我葬了父亲后就跟了您,这一辈子都愿做您的奴仆,做牛做马听您差遣。”

男子听到孩子这么说反到有些生气的说道:“我给你银两不是要买你,况且现在的你也不值这二两银子,我要你记住不能向命运低头,要自己去争取得到更多你想要的,而不是只等着命运去安排施舍你。”

男子接着又道:“银子拿着找个地方把老父亲葬了吧,我这不是买你,银子是给你的,葬了父亲若无处可去就去山上吧,你一个孩子就是上山找些果子、野菜也能活下去,至少是有尊严的活着,也总好过在外面乞讨,若哪天吃不上饭再把自己给卖了,都对不起我这二两银子,我也没有能力帮你再多了,你自谋生路去吧。”

男子说完转身要离开,那孩子已经听明白了,知道自己遇到了善人后脱口而道:“恩人姓什么?日后我好报答您。”

男子回了一句:“我叫白圭,不求你报答。”说完便消失在人群中。

这白圭并非真善人,此人从小聪明从来不做任何亏本的事情,因为他见这孩子现在的境况只是暂时的,日后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这才出手相帮。

白圭的父亲就是靠着给人看面相为生的,从小受到父亲一些影响,白圭看人特别准,也略懂些相面占卜之学。

他知道这二两银子的投资,将来有一天会成千上万倍的,得到更大的回报,所以他才在临走之时故意留下姓名,让那个孩子记住自己曾经帮助过他。

那孩子得了银两便拖着老父亲的尸体回到了家中,他住的房子就是一间破草房,屋顶还有几处窟窿,破破烂烂的不像是人住的地方。

那孩子穿着漏洞的破烂布衣,并找来了邻居,把那二两银子交给邻居,让其帮忙去买些所需之物。

因为那孩子太小很多事情都不懂,只能求着邻居帮忙,这邻居也愿意帮那孩子,正因为孩子不懂,收了银子后便可拿出一两银子,简单买点棺材板,其余的一两银子自己就可以留下了。

那邻居连一个简单的墓碑,都没打算给那孩子买一个,不知道在哪里找了块破板子做成了墓碑大小,后草草的随便找了个地方,帮那孩子把老父亲埋了。

邻居得了一两银子高兴的离开了,那孩子在老父亲坟前跪了许久,只有悲伤难过一直陪着他。

良久后孩子又想到自己今后该何去何从?毕竟没有一个亲人,若回到自己原来那个家,怕是活不过两天就要被饿死。若是回到更久以前待过的地方怕是会饿死在路上,更是行不通。

那孩子又想到在斗木镇上遇到那人说的话,后便决定自己上山去谋生,他就住在这玄水山脚下,就在他视线的不远处便可以看到一条,上山的小路,孩子别了老父亲就沿着小路上了玄水山。

玄空寺内的小和尚心事都体现在了脸上。高僧见后对小和尚道:“是不是想你山下的父母了。”

“嗯!”小和尚点了点头。

这小和尚也生活在玄水山脚下,在他五岁的时候家中父母都被山贼杀害了,后幸好遇到高僧将其带回了玄空寺,并做了弟子。

高僧又说道:“如今你上山也有两年了,我也有两年不曾下山了,正想下山走一走,不如就带你下山顺路去看看你父母。”

那小和尚的父母就埋在山下,小和尚道:“是,师父。”

随后高僧带着小和尚朝山下走去。

一处青石铺的小路周围长满了古树,二人沿着小路向山下走去,突然遇到一伙山贼,大概七八个人也不知刚刚在哪里劫了些钱财,此时正向山上而来。

这几人定是刚做山贼没多久,并不了解这山上情况,他们见到两个和尚竟起了劫财的念头。

这玄水山上多数山贼都知道这玄水寺,也知道这寺中高僧是个高人,故都不敢有任何不敬的念头。

那几人快步上前将二人围住并都拔出刀,其中为首的一人大声道:“哪里来的野秃驴,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留下,绕你们一命,不然休想活命!”

高僧不慌不忙心平气和的回道:“施主,贫僧二人是玄空寺的出家之人,今下山走一走不曾带银两,还请施主放我们过去吧。”

那人又说道:“不管你是哪个寺的,今天不留下钱财就别想活着离开。”

高僧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做这害人之事终会不得善报,施主还是收手吧,也算积德一件。”

那人听了愤怒的骂道:“好你个臭秃驴还教训起老子来了,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既不愿交出钱财,我们只好先杀了你在抢来了。”随后下令道:“给我上。”

说完只见七八个人一起举着大刀向高僧砍去,那高僧见他们丝毫没有一点善心,也不能等着被他们砍死。随即一手抓住小和尚,一手拿起禅杖向前轻轻冲了出去。

最先冲上来的两名山贼,见手里的刀太短砍不到高僧,高僧的禅杖已经马上碰到了自己的前胸,两人把刀瞬间又收了回去来抵挡禅杖。

两名山贼的刀刃与那如含苞待放的禅杖一头,碰撞在一处,瞬间山贼被震了出去足有七八米远,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若是那高僧稍微用些力气,怕是此刻这俩人早就丢了性命。

其余几人的大刀也同时向高僧砍来,那高僧转身横扫禅杖,还没用上一分的力气,就见所有人的兵器早已经被击落满地,几人被击落兵器的余力震的退后数米又一屁股摔倒在地。

为首的贼头见情况不妙,又被那高僧吓得丢了魂魄慌忙大叫道:“快走,快走!”

几人匆匆拾起兵器落荒而逃那高僧没有动,为首的那人又大骂道:“秃驴,你给老子记住,老子胡首义一定会报仇的。”说完匆匆逃了去。

这里发生的事情正被那上山谋生的孩子看到,孩子吓得躲在一旁古树后面不敢发声。

那高僧已经发现还有个孩子在树后躲着,便说了句:“孩子,出来吧,山贼已经跑远了。”或许高僧下山的目的,就是想见一见这个与众不同的孩子。

那孩子慢慢从树后面走了过来,高僧见后多看了几眼,那孩子穿着破烂的衣服,但眼神却坚定有韵。

高僧和蔼的问道:“孩子,你多大了?怎么会一个人在这山上?”

孩子见是个高僧方才又打跑了坏人,心想这高僧定是好人,随后就把他如何卖身葬父,又如何到这山上谋生的事说与了高僧。

高僧听后心想,这孩子一人在这山上恐常常遇到危险,又没有个安身之处,便决定帮一帮这孩子。

高僧又问道:“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孩子回答道:“我去世的父亲姓石,我是被他捡来的也没有名字,从小父亲就叫我姓石那小子,也没给我取过什么名字。”

高僧说道:“你我能有今日相遇也算缘分,贫僧就送你一个名字吧。”

那孩子听后点了点头。高僧接着道:“你既然姓石,日后还有很远的人生路在等着你,不如就名一个远字吧喜欢吗?”

那孩子想了想高兴的说道:“石远!石远!喜欢。比姓石那小子好听多了,以后我就叫石远了。”

高僧又道:“你一个人在这山上,日后遇了坏人恐遇危险,不如贫僧教你一些防身的功夫吧你可愿意学?”

那孩子听后又想到白圭曾对他说的话,自己刚又看见高僧方才打跑山贼的画面,当然也想有一天可以不再怕任何人,自己来做命运的主人,将来缺少什么,就靠自己的力量得到什么,再也不用等着别人去施舍。

石远目光坚定的回道:“我愿意学习!”接着又看了看旁边的小和尚说道:“我想和他一样拜您为师父。”

高僧看着石远说道:“石远,你和悟忍不同,我不能收你为佛门弟子。”

原来这小和尚叫悟忍,悟忍突然问高僧:“师父,为什么不能收他,我挺喜欢他的,我想和他一起学习。”

高僧回道:“悟忍,石远和你不同,我们虽和石远有缘,但石远日后非我佛门中人,所以我不能收他入佛门,这是天命不可违。”

悟忍又问道:“师父,那我将来会成佛吗?”

高僧有些无奈道:“你也同样不会成佛,但会得道。”

悟忍问道:“何为得道?”

高僧未答。

一旁的石远虽有些听不大懂,但明白了高僧是不想收自己为徒弟,脸上露出了一丝难过之意。

高僧又道:“石远,以后你可以在太阳落山后,到这玄空寺后山找我,我在那里等你,虽不能收你做徒弟但会教你些防身的本领。”

石远听后高兴的点了点头。

高僧又对一旁的悟忍说道:“你既然喜欢石远,可愿意让他去你已经过世父母留下的老房子里住,也好给他个安身避雨之处。”

悟忍听了回道:“当然愿意了,日后我还可以过来找他玩呢。”

悟忍父母留下的房子虽也是草屋,但至少不漏雨还可以住人,且就在这玄水山上离玄空寺很近,周围又无人生活也算一个清净之地,正适合石远一人在那里生活。

高僧又对悟忍说道:“你既然愿意,我们就走吧。”

说完高僧带着一个小和尚,又跟着一个像小乞丐似的孩子,沿着山路渐行渐远。

三人先是到悟忍父母坟前,接着又来到悟忍父母生前住的草屋。

石远留在了那里,高僧又带着悟忍回了玄空寺。

白圭把自己身上唯一的二两银子给了那孩子,自己身无分文,只能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好有口饭吃。

他来到斗木镇东头一家卖粮的店铺家里,这家有一财主,平日无所事事,就靠着低价买来官府的粮食,再以更高的价钱卖给能买起粮的百姓。

白圭就在那里谋了个事情做,虽没有钱赚,但财主看他还够机灵愿意给他一口饭吃。

这已经很不错了,如今青叶国内很多百姓是连饭都吃不上的,若不是白圭还有几分能耐,也不会有人愿意随便就给他一口吃的。

就这样白圭在米铺每天摆摊卖米,同时听着对面一铁匠铺里,传来阵阵打铁的声音,日子也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了。

偶尔白圭也会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一看,只见那铁匠铺门顶宽匾上,几个显眼的大字写着:“坏家铁铺。”

门两旁还刻着两行字:“千锤万击历七载,方成利刃名四海。”看着陈旧的铺门便知道,这铁铺该有百年历史了。

一日黄昏时分,石远又像往常一样来到了后山,找那高僧学本领,却见那高僧手里拿着一本书。

高僧见石远后说道:“从今天开始,我教你学习这本佛经,名叫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石远有些失落的说道:“何时能教我些真本领,可以向您一样,轻轻两下就可以打退山贼强盗的本事。”

高僧道:“石远,不是我不想教你,因为我教你再多本领也无用,日后有一天你还是会全部失去的,我现在让你背的佛经,那才是可以跟你到最后的东西,才是真正可以防身又永远不会失去的。你只有内心强大了懂得了因果,才不会再有人能伤害到你。才能真正远离灾祸,远离颠倒梦想。”

石远听了还是不太高兴,因为他毕竟还是个孩子,他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可以在这山上生存下去,不被坏人欺负。

石远心想现在背的这些经书,就算是背的再多,若有一天遇到坏人还是没有力气反抗,于是他便留了个心眼,每晚和高僧学习佛经,白天没事时就偷偷的跑到玄空寺,看寺里的弟子练习功夫,悟忍和他关系最好,也会偷偷的教他一些师父教给他的棒法。

这些事情高僧都看在眼里,却只装作什么事都不知道,毕竟高僧知道石远日后学了这些本领,定会惹祸上身,而这些本领也终不属于他,还是会失去。

或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即使高僧都看到了日后会发生的事,也没有办法去改变什么,也只能随缘了。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七年的时间转眼过去了,如今石远已经十四岁了,变成一个有思想有本领的少年了。

虽然石远只有十四岁,但他从小的经历,都是靠自己一点一点从困难中走了过来的,所以他看上去要比同龄的人多了几分成熟,也多了几分主见。

他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如今他已不在是当年那个什么都不懂,任凭命运去摆布的孩子了。

延伸阅读

采莼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xzmi.shtml
采莼电子主营通用电子产品及检测仪器。PR-3型便携式农药残留检测仪(农药残毒检测仪)

倾恋珠宝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6fie.shtml
倾恋珠宝隶属于云南省昆明市倾恋珠宝有限公司,是一家集裸钻采购、首饰加工设计、珠宝终端

驰前太阳能洗车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stc7.shtml
北京北方锦盛国际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工商注册号:11010400797

天翼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du83.shtml
天翼十字绣(tianyi),源于4世纪欧洲皇家,浸润于欧洲几千年古老文化传统和深厚文

驿站联盟水果生鲜团购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ggts.shtml
天天团呗水果生鲜团购是什么天天团呗致力于打造本地大的社区电商团购平台。经营产品以原产

照姿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nlgt.shtml
照姿小饰品总部经销批发的发夹、发箍、发饰大卖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苏大少肉夹馍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67zh.shtml
苏大少肉夹馍是一个优质的美食品牌,以陕西美食肉夹馍为主要经营产品,作为知名的陕西知名

烨城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xblj.shtml
烨城仿古家具总部是正规的古玩家具,为古玩,古典家具,仿古家具,等重量级艺术品的交易平

加儿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yxel.shtml
加儿婴儿用品完善的管理机制,出众的生产设备,完整的经营体系及高素质的人才队伍奠定了加

Botoe加盟  http://www.atlantadreamfinders.com/xktf.shtml
Botoe车载手机支架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跑男之神级装逼犯在线阅读第十节

    凯瑟琳被莉迪亚的话吓了一跳,但话已经说出口,她只好拉了拉莉迪亚的袖子,暗示她不要说的太过分。——起码要等他为妈妈诊治完之后再说。理查德也有些恼火,这姑娘一点儿也不讲淑女的教养!叫他承认自己品味差劲是绝不可能的事情,他的品味一向是伦敦时尚界的风向标杆。偏偏研究稀奇古怪的病例也是他生平最大的爱好之一!“

  • 剑落人间在线阅读第6节

    或许,这是秦忆自外婆和华天以来,笑的最开的一次了,笑的那么真诚,那么渴望!正如秦忆被自己这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笑容吸引一样,自己这边何尝不是被秦忆的那种渴望所吸引,或许这就是每个人的魅力和团队魅力吧!更何况,他的笑和小六是那么的像。而这两种笑容都让人情不自禁的选择去相信。“等下我们直接去森林深处先找5

  • 仙城之王在线阅读第6节

    紧随其声,一膏粱呼啸而至。只见此人样貌与南宫翎生得并无二致,唯独缺少眼角那一粒红点。一袭锦帽貂裘,腰系金边白玉带,缀三块鲜明莹洁玉牌——麒麟、象、虎;再挂一柄五指战刀。这般打扮,在秦天看来,实在有些不伦不类。膏粱行到秦天跟前,围着转了一圈,又盯着秦天眉眼:“人是俊朗,虽比不得我南宫剑,倒也可堪称美男

  • 金刀侠第6章在线阅读

    “干妈,祸水是什么意思?”小家伙一脸不解。一旁唐思雨瞪她一眼,警告道,“不许教坏我儿子。”“呃!祸水的意思就是,你长得帅,长得好看,将来一定有大群的女孩子喜欢你。”“我才不要呢!我只要妈咪。”苏希扑哧一声,一边笑,一边问,“那我呢?你不要我了?”小家伙赶紧搂着她的脖子,“也要干妈。”苏希这才满意了,

  • 无羁之城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刺杀五年后,青云星系-青叶星,一颗和地球十分相似的星球。碧蓝的海水轻抚着金色的沙滩,这是青叶星球最奢华的旅游度假圣地,沙滩上只有少许度假休闲的游客,毕竟是这个星球最顶级奢华的度假区,所以游人并不太多。海岸沙滩上一个五岁大的男孩正认真用沙子堆砌着城堡,海浪这时和他不停的开着玩笑,孩子刚刚砌好的沙

  • 风云之无双剑主之第六章

    凌追来班里上课了,他的出现,使得全班乱作一团!谁能想到这样一个有钱的少爷,居然会出现在他们学校里?别说同学们诧异,就连老师们都吓坏了,教师群里突然疯传起关于凌追上课的消息。每一个来上课的老师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生怕惹恼了他。下午第一节是数学课,数学老师顶着巨大的压力走进了教室。才一进门,她就看见

  • 我磕到假cp了!之守城(一)(4)

    一个月后,陈叔和吴敏也回到了琼园。两个月后,吴敏接到了任命,离开了江南,任山西地方兵部郎中。这一去,就是两年,这两年,吴敏没在见过冷涩。敌人这几年屡屡侵犯大同。近来愈演愈烈热,大战一触即发。吴敏非为将军,但他爱上了这里的臊子面,谁说这一面一汤里不是藏着对生活的追求呢,为这他都愿意誓死守护大同。吴敏的

  • 山海经传说之人神恋在线阅读第四节

    “罢了罢了,让他接触接触世界也没什么不好。”听到了男子的余声,马队额头映起了黑线,随后重重的松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某军事出海码头“狼鹰,关于你这次任务,到了目的地,会有人与你接头,你的接头人会告诉你,一切任务和行动,一切顺利,我们会为你安排渔船偷渡,你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必须进入(尼东亚大游轮)。”

  • 炁练化仙第五章

    按照惯例,授课的教授先自我介绍一番,又谈了谈自己对学生的期待和要求,之后讲了两页书就下课了。导员卡着点从教室前门进来。小会上也没说什么大事,如果军训不算的话。去年出了点意外,祁糯他们这一届新生没有军训。学校领导觉得这样不行,应该磨砺一下同学们的意志,让他们感受一下风吹日晒雨淋,这才能珍惜在教室吹着空

  • 万界法神从哈利波特开始在线阅读第一章

    天色晴朗,久未下雨,干燥的土地上尘土卷浮。沿着遍通全国的帝国大道,一队队的车马旅客满载着货物,向着帝国都城上京的方向蜿蜒而行。一只乌鸦飞过晴天下的上国古镇鸡柳镇,栖身落在镇子街角一根龙纹旌旗的旗杆顶上。那乌鸦埋头梳理下自己的羽毛,然后展开翅膀“呱呱”叫了两声,飘身飞起,随着身上掉落下一根黑色的尾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