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4iS
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昙花一世如梦第十章在线阅读

作者:墨说人生 来源:17K小说网

爱染国俊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鹤丸国永。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超·级,超·级的讨·厌(重音)。

无视了来自来派家小短刀不善的小眼神,鹤丸国永对明石.国行露出一个友善的笑,“那么……”

“合作愉快。”

明石.国行别过脸,向后歪倒在软垫上,随意挥了挥手不愿再与鹤丸国永有任何交流。

鹤丸国永耸了耸肩,在来派小短刀越发狠厉的目光中飞快的捞起他面前——一看就是他家光坊用来拐/走那个小家伙却没想到会被小家伙拿到来派部屋——的点心拼盘,在爱染国俊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他挥一挥衣袖带走了点心。

→_→

#鹤丸国永,你的羞耻心呢#

#你还能再幼稚一点吗#

#不就是没有被小仙子‘宠幸’吗#

(啊,说得有点多了……)

#鹤丸国永:看见染上红与白的我……一会儿死了也是件可喜之事吧!#友善的笑:)

(不,一点都不可喜。画叉拒绝!)

说来也是奇怪,比起伊达组的其他几位,鹤丸国永貌似不是很得小不点的关照呢。

emmmmm……至于为什么不招小不点的喜欢,那就是另一场事故了。

*******

因为第一次见面时就被大俱利伽罗高超厨艺征服的小不点,没事就会来厨房溜达溜达看看有什么好吃的,然后用超乎他人想像的力气与速度将吃的搬回来派的部屋。

对于这一点,背地里暗搓搓克扣同僚伙食用来进行他伟大“诱/拐”计划的烛台切光忠,简直要哭晕在厨房里。

#怎么肥四?!说好的‘你的心里只有我呢’?!#并不

小不点从来没有把你当做她的饲主啊。

更何况,整个来派都是靠她来“养家糊口”的!

不管怎么说,为了能把小不点拐进他伊达组的大门,烛台切光忠真的是绞尽脑汁煞费苦心想尽了一切办法。

然而,事实残酷的让他欲哭无泪。

看着用一条椒盐小鱼干就把粉团子引到身边的大俱利伽罗,烛台切光忠原本光芒四射的背影猛地黯淡下来,只剩下惨淡的灰白两色。

岂可修,为什么他就没有小俱利那样的亲和力啊啊啊啊!

一边做着手里的事,一边留意正在“咔吱咔吱”吃着小鱼干的小不点的大俱利·撸猫小能手·小动物亲和力MAX·伽罗若有所感的回头看了看。

→_→

#给你个眼神,你自己体会#

#为什么我会有这样的同僚#

嫌弃.jpg

受到嫌弃眼神攻击的烛台切光忠,坚强的扯动嘴角,露了出一个堪比隔壁粟田口家一期一振那样温柔阳光的笑容。

帅气的外表会为他的总体形象加分,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还是其他生物,都会不由自主的将目光转向外表鲜亮的对象,不是吗。

这种事,他不是已经做得非常熟练了吗。

烛台切光忠摸了摸被眼罩遮住的右眼,温柔的笑容下潜藏着漫无边际的黑暗。

“丑死了。”

毫不留情的话语打断了内心翻涌的烛台切光忠。

“唉唉唉……”好不容易建设好的心理准备一下被击打的粉碎,烛台切光忠内心忧伤的看着一脸冷漠中二的大俱利伽罗。

“小俱利……”烛台切光忠可怜兮兮的说着,企图唤醒大俱利·最佳好基友·伽罗所剩无几的良心。

“啧。”回应烛台切光忠的,是他黑皮肤同僚不耐烦的咋舌声。

QAQ

要不是顾忌着自己光辉伟岸的形象和外表,烛台切光忠觉得自己真的可以做到当即甩出两条宽带泪,然后向着夕阳的方向奔跑而去。

没有拐/到小不点,又被亲密战友嫌弃的烛台切光忠暗自内伤的吞下一口血。

嗯,真的是一口血。

来不及吞咽的血液顺着嘴角画出一条红线,距离烛台切光忠没多远的大俱利伽罗当即站起身,又碍于自己高冷的人设,只好站在原地,目光暗含关切的看向他。

烛台切光忠从上衣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擦干净了血迹。然后他冲着大俱利伽罗安抚的笑了笑。

这个笑容微小,但温柔。

露在人前的那只金色眼睛没有一丝阴霾,清澈透亮的仿佛能一望到底,然后清楚的看见这眼睛主人的内心。

大俱利伽罗拧着眉,又抿了抿嘴。

最终妥协了一般,转身蹲下接着做刚才还未做完的事。

烛台切光忠眼里透出一些愧疚,又有一些担忧。

虽然有些对不起小俱利,但他还是要做。

这两把伊达组的刀剑付丧神就这么无声的僵持着。

“!”

烛台切光忠惊讶地看向正扒着他裤脚往他身上爬的粉团子。

咦咦咦???

怎么肥四?!

*******

吊儿郎当一边嚼着点心一边看似瞎晃实则观察四周的鹤丸国永悠闲地漫步在池塘边的走廊上,迎面,他碰上了才从手合室出来的大太刀兄弟——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

“哟,看上去气色不错啊。”鹤丸国永鼓着脸像只松鼠似的朝太郎次郎兄弟俩打着招呼。

“……”太郎太刀和次郎太刀停下脚步,静静的看着毫无形象可言,鼓着脸颊吃着点心的鹤丸国永。

身体,微微紧绷。

鹤丸国永看着如临大敌般警惕着自己的太郎和次郎太刀,无所谓晃了晃拿着点心正往嘴里送的右手,“嘛嘛,别这么紧张,我就是友好的打个招呼啦~”

然而,鹤丸国永的话并没有起到调节气氛的作用,反而让身为哥哥的太郎太刀微微侧身挡住了次郎太刀。

看到太郎太刀的动作,鹤丸·没想做什么坏事·国永觉得自己真的很冤枉。

他很不风雅的翻了个白眼,“咔叽咔叽”嚼着抹茶糯米团子从太刀兄弟的身边走开。

“笑容太大了啊~”

细如蚊吟的话语让太郎太刀如坠冰窖。

等鹤丸国永走过拐角彻底没有身影后,太郎太刀才在次郎太刀的喊声与晃动下回过神来。

面对次郎太刀担忧的目光,太郎太刀抬手拍了拍次郎太刀的头,看向鹤丸国永离去的方向,“我没事。”

“我没事的,次郎。”

*******

全身大面积深色服饰的烛台切光忠再配上他脑袋顶着的那个粉嫩色系的小团子,看上去反差颇大。

那感觉不亚于听到江雪左文字说他想上战场或者大俱利伽罗说他想交朋友一样,具有强烈的震撼性。

当然,以上都只是形容词。

用来形容鹤丸国永看到烛台切光忠时那一瞬间窜入脑海中的感想。只不过除了来自颜色对比的强烈差别,鹤丸国永还有另一种难以用言语诉说的感觉。

鹤丸国永的内心逐一从‘哎?你们怎么在一起的?’的档位渐渐到‘哎呀!你们竟然背着我玩到了一起?!’再滑到‘我去!你们一起玩竟然不叫我!’最后停在了‘好气啊,为什么你们不喊我一起玩?’的这一档上。

由此可见,即使鹤丸国永再怎么黑化,再怎么被其他刀剑所忌惮,也改变不了他作为一个合格逗比的本质。

#逗比之王,逗比中的战斗机,哦耶#

鹤丸·黑透了但还是个逗比·国永一脸怨念的盯着盯着盯着——内心已经被粉红泡泡填满,嘴角还不住上扬的——烛台切光忠。

那怨念的目光都要快实体化,然后一道道的插/在了烛台切光忠的背上。

→_→

“咳。”察觉到视线的烛台切光忠将手半握,放在嘴边干咳一下,调整了脸上有些不太符合自己人设的表情后,才转过身看向鹤丸国永。

“鹤先生?”烛台切光忠看着鼓着脸颊的鹤丸国永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肿起来的脸……

鹤丸,你又去撩拨谁了。

烛台切光忠一副#然而我已看透了一切#的表情,位于小院另一边的大俱利伽罗在看到鹤丸国永的脸后,看向鹤丸国永的眼神也同烛台切光忠一样,变得有些不对了。

“喂喂喂,我才没有去做坏事呢,好吧。”

“偶尔也相信一下我的刃品啊。”鹤丸国永耷拉着眼角,成死鱼眼状颓废的靠在一棵树上,像个步入中年遇见危机的秃头大叔,浑身散发着一种“丧”的味道。

emmmm……

可惜,烛台切光忠并没有被糊弄过去。

“麻烦您鹤先生,为什么在下特制的点心拼盘会在您的手上。”这位注重外表帅气的太刀指了指鹤丸国永手上的盘子,脸上笑的光风霁月,岁月静好。

如果烛台切光忠说这话的时候没有被阴影遮住半张脸,鹤丸国永也许会考虑一下然后说出这盘子的由来。

但现在……

鹤丸国永选择离开。

_(:з)∠)_

先跑路,以后都好说。

鹤丸国永三下五除二干掉盘子里所剩无几的点心,然后将盘子向后一扔,拍拍黏在衣服上的残渣,双手背后,睁大眼睛,身体微微向前倾,然后嘴角上扬三十五度角,以一种相当诚恳的态度对着烛台切光忠说道。

“说出来光坊你可能不信……”鹤丸国永眨了眨他故意睁大的金色眼睛,卖着萌。

“但我可以发誓!!”鹤丸国永站直身体伸出三根手指严肃的起誓道。

“是点心先动的手。”

“……”烛台切光忠。

“……”大俱利伽罗。

“……”还没来得及吃一口的小不点,QWQ

→_→

来,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刚刚的话。

延伸阅读

比缇加盟  http://www.7066hg.com/yyet.shtml
自面世以来,brett比缇服饰一直深受追求个性时尚,比缇女装品牌有着较强自我主张和流

佳琦加盟  http://www.7066hg.com/nic4.shtml
佳琦钥匙扣坐落于各地早的眼镜生产基地,佳琦钥匙扣主要生产(眼镜袋,眼镜布,双面绒)—

声威机械加盟  http://www.7066hg.com/p3we.shtml
声威机械是一家从事振动机械、电机、电子系列产品的一家高科技生产企业,集研发、生产、销

金运视讯加盟  http://www.7066hg.com/gnvj.shtml
家有爱车用安全行车记录仪,防碰瓷,免罚单!小本看电视,少月租,无广告,用高清网络机顶

快又准记忆器加盟  http://www.7066hg.com/shvz.shtml
强大脑快又准记忆器项目让生活能在自己的手中发展的更显魅力,让品牌价值能更高,能给自己

快乐惠加盟  http://www.7066hg.com/pg0k.shtml
快乐惠酒店凭借标准化、干净、温馨、舒适、贴心的酒店住宿产品,快乐惠酒店为来客提供安心

曼尼自助洗车机加盟  http://www.7066hg.com/bhrd.shtml
深圳市尼普生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专业研发,生产,销售自助洗车机,属国内大

芬尔加盟  http://www.7066hg.com/ggs4.shtml
河北芬尔自动化设备销售有限公司经销的气动接头、PU管、气缸、气源、电磁阀、磁性开关、

五粮液锦上添花酒加盟  http://www.7066hg.com/6bj2.shtml
“锦上添花”--五粮液集团旗下新秀,是五粮液集团2004年力推高档“亲情”白酒。适用

全景/QUANJING加盟  http://www.7066hg.com/nbqr.shtml
上海全景无框阳台窗有限公司始创于2000年,立足上海面向各省市经过十多年的发展,目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之我有一个技能库之齐新生

    海风席卷着浪花打在脸上,憔悴的女人咬着干裂的嘴唇坐在一艘破烂的小船上。小船飘摇的大海很平静,但是残存的几条烂绳索却在诉说着小船经历了什么样的摧残。海水很平静,阳光很温和,正如女人此时的心情。她面容憔悴,发丝凌乱。与这艘小船一样,岌岌可危。但是她的眼睛却异常的明亮,黑色的瞳孔映出了一片绿色。女人伸手轻

  • 不敢爱你[禁忌]在线阅读建造能源工厂

    夜幕降临,新城商业街,星空咖啡馆。陆昊回来打工了,反正在出租屋宅着也是闲,回来陪咖啡馆的小妹们和老板李雨菲聊聊天也不错。目前,使徒二号在修复主机数据库,而基地因为能源危机,不能展开大规模的扩建,陆昊干脆挂机,让机器工人在那挖矿就行,同时等待使徒二号的修复进度。咖啡馆内,陆昊明显感觉到,客人比以前多了

  • 老爹总给介绍对象,肿么破?在线阅读第7章

    北凉冰原事件发生后,很快就惊动了整个异能联盟,虽然表面上已经被平息下去,异能联盟的高层却迫不及待的想要一探究竟。联盟信息部极短时间内就完成了信息搜集整理,又有多个异能小队接到任务分别秘密出发,以求最快解开古濛百山的谜团。目前,多条线索都直指千尺崖,那也正是异能联盟总部之前就拟订的古濛百山主要探查点,

  • 何须问之 严雪的野心

    赵振铎服下丹药,然后立即打坐,按照老人教给他的功法快速修炼。老人走出房间,站在院子里抬头望着天空,他脑海里掠过许多往事。现在他既然已经做出决定,把赵飞当成传人去培养,就一定会用心去培养他。自己一辈子淡薄名利,专心修炼。虽然闯出一个响亮的名号,但自己一辈子并没有去追逐名利,主要还是心性淡薄。因为老人不

  • 植物大战僵尸2传翩若惊鸿 宛若游龙

    “陈默,你没事吧?”戚薇薇看了陈默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到。陈默听到声音,这才注意到戚薇薇还在。他不禁有些愧疚,自己明明请人家吃饭,结果还把人家晾在这儿。而且,自己还抓着人家的手?陈默赶紧松开了戚薇薇的手,柔声道歉道:“对不起薇薇,本来想请你吃饭的,结果搞成这个样子。”戚薇薇摇了摇头,又恢复了先前的

  • 假淡定第2章在线阅读

    一只美丽的凤凰,有着七条七色的凤尾,模样虽然罕见却是美丽绝伦。它停驻在山峰上,望着远方的天空,大地荒凉,河水枯竭,四方硝烟滚滚,尸横遍野,好不凄惨。它居高临下,嘶声低吼中诉尽悔恨。它张开翅膀腾空而起,刚离开崖边,凤尾便一条接一条断落,尾脊连心,犹如断指,生不如死。那本该悦耳无比的啼叫,此刻凄惨万分,

  • 挣脱鬼门在线阅读第十章

    李一白摇摇头,慢慢地后退。一拳捣向红衣,李一白不敢留手。“啊!”李一白惨叫,捂着通红的手掌。没有任何的灼热感,能够感受到的是刺骨的寒意。指尖飘着一缕幽冷的白色火焰,红衣满是歉意:“抱歉,弄庝你了,不过放心这次我一定会小心,不会让你感到什么的痛苦的。”“你还真是贴心呀。”李一白知道自己逃不掉,但是抱着

  • C位出“道”第十章在线阅读

    此人大概是醉了。闻瑜感到耳根一热,麻痒的战栗感让他下意识地想往旁边躲,然而那人薄薄的衣服下面硬梆梆的臂膀却牢牢地箍住了他,于是他不仅没躲开,反而一头撞进了秦盛的怀抱,秦盛笑得开怀,闻瑜朝上看,只看见秦盛仰起的线条笔直的下巴。恣意潇洒,甚至带着一点纵情的狂气。一瞬间莫名的眼瞎让他呆愣了一下,浓重的酒味

  • 大唐之开国天子在线阅读顽劣九公子

    时值初夏,京都长安城与往日一样,一片繁华喧嚣之景象。顺着长安大街一直往东走,走至长街尽头再拐进一条深巷,便见有灰瓦白墙的大屋,掩映在参天绿树之下,高大的门楼上雕着精美的花纹,门楼前汉白玉的台阶,在初夏的阳光下泛出莹白的光泽。屋宇四周,院墙之内,种满了苍翠挺拔的大树,树身高达数丈,直上云霄。从院外抬头

  • 我成了一亩养尸地在线阅读第6节

    告别了工作人员,清水借用时之政府的通道去了现世,她还需要去办理现世的相关手续。跟三日月他们也要分开,为了保证这个惊喜,她没说自己已经接手本丸的消息。他们肯定会吓到哈哈哈,真期待啊,清水在候机室笑的开心。她一到现世就重新买了手机,在校友群里说的开心。“我找到工作了哟!包吃包住,薪资优厚!”“拉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