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i4iS
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炼器至上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锅里的红烧鱼 来源:纵横中文网

第2章

“公主!”

“卫二爷快躲躲!”

耳光的声音在薛云图的听来极是清脆悦耳,在宫女们的惊呼声中是那么的清晰。

薛云图这一巴掌几乎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只打的自己手心生疼。可惜了如今人小力弱,不能好好打他一顿泄气。

而对面的少年却不过因着受力偏了偏头,他到底是个男人,掌掴的疼痛与被当众打了脸面的自尊相比可谓微不足道。

在少年梗着脖子不愿低头既是懊悔又是生气、几种情绪夹杂在一起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薛云图的视线已经毫不留恋的从眼前他身上滑过。目之所及皆是繁花似锦欣欣向荣,那远处的红墙黄瓦宫室殿堂无一处不眼熟,这所有的一切都比面前的“卫二爷”更加有吸引力。

这是她的家,她从小生活的大黎朝皇宫。薛云图忍不住眼眶一酸,狠狠闭了闭眼才将想要涌出的泪水眨了回去。

那少年面如冠玉眉目清朗,虽还未长成却已透出卓卓风姿。只左侧脸颊微红,配着难以置信的眼神与鬓边散落的碎发显得有些狼狈。

这样迷茫痛苦的眼神,就如当年奉旨与自己和离时一模一样。世间竟有如此真情切意之人。

终于将视线从御花园的花草树木挪回少年身上的薛云图此时只想大笑三声。

卫瑜、卫瑜!神佛在上,竟真的让她重来一回!薛云图攥紧了拳头,指尖生疼。想她一生刁蛮任性随心所欲,此时却要耐着性子不能当下就将仇人斩于眼前,只能徐徐图之——天可怜见,她只想立时将卫瑜斩杀!

薛云图将目光回转,正对上少年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双眸。她看着对方白净面庞上的淡淡指印,忍不住冷笑出声:“卫公子,本宫失礼了。”

那声音生嫩清脆,与孩童相差无几。薛云图皱眉细看了一眼面前的卫瑜,这才发现他此时不过十四五岁样子,实在小的很。那方才自己生硬的语气就大大不妥了。

察觉了疏漏的薛云图以袖掩口,面上自带了些懊恼。如此神情配着微红的眼眶,倒也显得楚楚可怜。

更像是后悔动了手一样——做戏这种事,本就是这深宫中无人不会的。

卫瑜本是世家嫡子身份尊贵,何曾这样被人直接打了脸面。他今日面圣之后心情本就不佳,又平生头一遭被人如此羞辱,就算那人是自幼一同长大如妹妹般的嘉和公主也难免气恼。

可他天性和软,见了公主后悔模样心中的火气就全被压了下去。想来因着圣上突如起来的主意心绪不宁的也不止自己一人,公主自幼万事顺遂,今日被这消息惊了一跳压不住脾气倒也可以理解。

一方假后悔一方真体谅,本该小朋友们握手言和忘却烦恼,却没想两人的目光胶着到一处,竟是谁也不愿再开口,一时静默下来。

主子们闹起别扭,底下不知究竟的宫女自是噤若寒蝉不敢多发一声。他们恭敬地站在自家公主身后,一是护着公主,二是防着公主再突地动手。

方才公主那干净利落的一挥手,可是将所有人都惊住了。

最后到底是卫瑜不经意见了薛云图眼底的泪光,才软下心肠。他一贯性子柔和,此时消了气甚至还记得偏了偏头将红肿的左脸藏起以免薛云图尴尬:“公主既是不愿,那臣便去回了圣意。”

这事他本也不愿,但圣上金口既开便没有做臣子回绝的余地。不过以圣上对公主的宠爱,再加上公主今日闹了这么大的脾气,说不得能有回旋的可能。

只是不知为何,本就暗暗存着抗旨心思的卫瑜心里却不大高兴的起来。

圣意?薛云图方才打人打的痛快,此时听了他的话却是一愣。

幼时再是拌嘴打闹,比起日后非死不能罢休的仇怨,就全都算不得什么了。他们自成亲之后感情就不复从前,做了几年怨偶最终风流云散劳燕分飞,哪还记得从前小时候的光景。

她看着卫瑜像是十四、五岁年龄,左思右想之下竟完全想不起此时是为了什么跟卫瑜在御花园里吵闹。

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站在一处,一个没头脑一个不高兴。

既接不上话,在这里站着也是尴尬。如今为了皇兄还不能跟卫家完全撕破了脸皮,那不如躲的远远的,以免再步前世的后尘。

冷哼一声甩袖就走,一向是嘉和公主刷小脾气时的标配动作。她身上罗衫轻薄,绯色的大袖随着转身的动作划出一个好看的半圆,却没想这次只转了半个身子便被卫瑜止住了脚步。

薛云图低下头看了一眼握着自己手腕的手,那手指修长干净,端的是一只文人写字拿笔的手。

正是这么只手,亲手写下了薛安登基的诏书,写下了他们和离的凭证。

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简直是放屁!

到底意难平!

看着那张前世朝夕相对了许多年的脸,薛云图只觉得心中一阵厌烦,她挣了一挣没能挣脱出来,一个不耐烦空着的手又冲着卫瑜那张俊脸挥了过去。

动手的过程中她甚至还有空想,果真这打人的是事有瘾头的。且一回生二回熟,想来这回能将那指头印印的更好看些。

可惜挨过一次打的卫瑜已然有了防备。

卫二郎虽是个弱质文人,却也学过六艺骑射。且他比薛云图大上一岁,作为男子手脚也要利索许多,反手就抓住了薛云图挥来的手。

“公主!”刚才压下去的火气到底蹿了上来。一贯温润如玉的卫二郎也忍不住疾言厉色起来,“公主何故屡屡与臣难堪?”

“卫二!放手!”薛云图只觉得新仇旧恨全都涌上心头,一张小脸涨的通红。失了手的薛云图仰着脸直视着卫瑜,心中的不耐烦已经到了顶点,便连目光也完全冷了,“怎得,你还准备打回来?”

从未见过公主如此疾言厉色的卫瑜一愣,果真乖乖松开了手。

在手掌与脸颊相击发出的清脆响声后,因受力偏过头去的卫瑜下意识抚了抚火辣辣的右脸。

“卫二,你太放肆了!”不仅是面颊,薛云图就眼睛都有些发红。她泫然欲泣的样子看起来反倒像是被欺负的那一个。

“臣……失仪了。”卫瑜的心中满是后悔,但之前脱口而出的话再也收不回来了。他莫名觉得有什么东西再也回不到当初,卫瑜怔怔看着面前宫装的少女,心中没来由得发紧。

无关当众被打的丢脸。

“臣逾矩。”卫瑜从未见过薛云图如此疏离高傲的样子,与旁日里缠在身边的小妹妹一般的亲密完全不同。他敛了神色之后只剩一声苦笑。神情怔忪着将满腹疑惑与委屈都咽了回去,“臣方才……只是想叮嘱公主仔细着手。”

正眼瞧去,薛云图这才发现卫瑜左脸上一道细细的血痕;她又低头,见一直隐隐作痛的的指尖果真折了指甲,正渗着血丝。

果真就算重来一世,这卫瑜照旧还是个处处温柔小心的多情性子。

她上辈子到底怎么瞎了眼才会被这么个看似深情实则无情的人迷了魂去?

收回手的薛云图只觉得心中没趣儿,脸上的神情也很快淡了下去。

只有指尖的刺痛证明了她方才是如何的暴怒。

两人正僵持间,就听见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阿婉,怀瑾,你们这是怎得了?”

薛云图听着这遥遥而来的声音浑身一震,她猛地扭过身向着来人的方向,快手快脚的将眼角的泪光都抹了去。可待当她听着那人温声细语,唤着自己的乳名轻笑,就再也耐不住思念一头扎进了对方的怀里。

“皇兄!”薛云图将自己的脸全埋进兄长现今还并不宽厚的胸膛上,她嘴边有许多的话想要说给兄长听,但没有一声能够在此时吐露出来。

他们兄妹已因生死相别近四年。这四年间薛云图受过无尽的欺辱,却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委屈过。

就像突然间有了依靠,就脱掉了所有的刚强。

“阿婉,怎么又跟怀瑾生气了?”薛密安抚般抚了抚妹妹的后脑勺,将疑惑的目光递给了后面呆站着的卫瑜。不看不要紧,这一看便被卫二公子红肿的俊脸惊了一下,“怀瑾,你这脸是怎么了?”

这“怀瑾”自是卫瑜的表字。

到底是做了坏事的薛云图心中一紧,也偷眼去看他。不想正撞上了卫瑜的目光,便又匆忙收回了视线。

当她想起卫瑜似乎含着笑意的目光,这才发现自己的行迹反而显得心虚一般。薛云图久不听卫瑜答话,方才那点因头一次动手而起的不安也消失不见。她到底从兄长怀中出来站到一旁,直视着卫瑜。

“见过太子。”正躬身行礼卫瑜嘴角果真是带着笑的,只是笑容牵扯到伤处显得牵强了许多,“公主见您心切,一时回头快了,我竟不察被公主的步摇打了脸面……”

他声音渐弱,像是羞怯了般自然停下,只束手立着再不多一言。

薛云图却几乎嗤笑出声来。这般为了女子名声不惜自己脸面的事,果真是卫二爷做的出来的。

薛密看了一眼薛云图步摇上三寸长的几根坠子,又见着卫瑜脸颊果有细细划痕。他心中虽有疑虑,但想着今日里父皇口中的意思,到底没再细问下去。

“以后行走间可小心些。阿婉也是大姑娘了,再不可莽莽撞撞的。”薛密一面点了点薛云图的额头,一面又将含着深意的目光移到了卫瑜的身上,“阿婉一贯被我与父皇娇惯坏了,怀瑾日后可要多担待些。”

因着本朝民风开放,对这般过了父母眼的小儿女一向包容,他这个将要做人大舅兄的自然也开得起这个玩笑。除了玩笑之外,亦有点醒这个还不开窍的妹妹的意思在。

卫瑜一愣,即刻躬身道:“臣不敢。”

多担待?皇上圣意?

听了他二人对话,薛云图这才明悟“自己”为何有这样大的气性——父皇竟已将要自己下嫁给卫瑜这件事传扬了出去!想来明旨虽未下,但该知道的人也都知道了……

怪不得卫瑜神情满是古怪。上一世他没胆子为了那“侧夫人”抗婚,想来方才也正在懊恼。

不待卫瑜多言,薛云图便抢白道:“莫说他敢不敢,我却不敢再在卫二爷面前撒野。”她复又将目光转至薛密身上,眼中满含期冀,本就娇嫩的声音中满是骄娇二气,“阿兄,你便与父皇说,阿婉要一辈子留在宫中陪你们!”

这本就是嘉禾公主出嫁前惯常有的做派,虽强撑了几年的硬气,但此时重新拿起旧时的情态依然得心应手。薛云图目光灼灼看向兄长,心中却明白天子金口玉言,这件事除了卫瑜或自己暴毙之外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虽是几乎,却不是完全不可能。对自家父兄脾性了若指掌的薛云图知道,若想此世能有转机便要从现在开始好好铺垫——将她对卫瑜的厌恶完全摆在明面上是最粗暴最直接的法子。

但也是最管用的。

薛密这才知道妹妹已完全知道了前事。他已知晓了人事,心中虽疑惑她与平日待卫瑜的态度完全不同,只当妹子是初初明白情/爱之事一时羞涩,所以并没有当一回事:“莫耍小性子。你跟怀瑾自幼相熟,父皇是为了你好。”

「阿婉,你们少年夫妻,何至于此?」

她其实也不明白,自幼青梅竹马的情分是如到了那般不死不休的地步。

上一世,直到皇兄病重时他才看透自己与卫瑜实非良配。她不恨自己姻缘多磨难,只可惜父皇与皇兄一片苦心尽皆白费。

薛云图看见卫瑜脸上与前世如出一辙的尴尬笑容时握紧了拳头,指尖伤口被按压撕裂时的痛处完全抵不过心中的不安。她脸上神色不变,依旧一味地娇缠,将薛密的一点疑心全部打消。

一人心中欢喜,两人各怀心事,三个人竟没一个提起先行一步的话来。

三人相顾无言,到了将出御花园时却被人拦住了脚步。这嘈杂纷乱犹如市井流氓打架一般的乱境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还不待薛云图看清前面发生了什么事,便被下意识挡在公主身前的卫瑜阻隔了视线。

“公主莫怕,有臣在。”

第一时间护卫着公主的卫瑜并没有听到她的冷笑声。

“放肆!快将他们给孤分开!”

薛密已经看清了前方的景况。以温和持重出了名的太子极少如此疾言厉色,更不用说是在一贯娇宠的公主面前。随着薛密的呵斥与太监侍卫们的脚步声,被兄长严厉的声音惊了一跳的薛云图踮起脚尖,透过卫瑜并不十分宽广的身影向外张望。

居然有人有胆子在御花园斗殴?莫不是嫌自己过的太顺遂了!

厮打成一团毫无形象可言的少年们完全没有听到小太监们焦急的呵止声。

平生第一次看到这般情状的薛云图转了转目光,正与一双被鲜血侵染了的晶亮眸子对上。那双凤眸里满是鸷狠狼戾,却在与薛云图四目相对的刹那褪去了全部狠辣。

少年只看着薛云图,连气势汹汹直冲脸面要害挥来的重物都视而不见。他被鲜血糊了大半本该阴森可怖的脸庞却奇怪的带着一股全心全意的依赖意味。

本来只觉得少年有些面熟的薛云图心口一跳,再也抑制不住心中莫名其妙涌起的紧张挥开了挡在自己身前的卫瑜。

她提起裙摆向着被压制的少年跑了过去:“住手!”

“公主不可!”

延伸阅读

幻星海选择与排水沟  http://www.anaset.cn/a9jy.shtml
沢副将老神在在的没有接王副将的问话,反而意味深长的回敬了一句:“王副将,虽然你我今后

玄幻:开局就做秦始皇之小圣山大王  http://www.anaset.cn/a577.shtml
世外桃源,这是孤洺进入小圣山观看之后的第一感觉。之所以这样说,那是因为这小小的山谷之

我在龙珠世界强无敌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anaset.cn/eck.shtml
“唉!”夏忆有些懵,说道:“你在说什么啊,比企谷?”比企谷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说~

我的弟弟我的狗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anaset.cn/brdw.shtml
林枫有些坐不住,他站起身,走到窗户边,点燃了一支烟,心事重重的他看着如蝼蚁一般忙碌着

龙魂入赘之沈家来投靠(7)  http://www.anaset.cn/p93i.shtml
五刀会喽啰见对方越打越好也觉得有点好奇,但觉得对方来来去去仅是五环刀法的前十招,也无

漫威:永恒原罪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anaset.cn/y5x5.shtml
床上俯卧的少年嘴角含笑,眼中透出沉稳洒脱的气质,给人以信赖的感觉。他就是这样的人。虽

先周历史一百问好朋友是分不开的  http://www.anaset.cn/gtyv.shtml
因为方小雅和林涵认识,方凝和陆璃也认识,因此,两个人的关系也就变的更好了,每天一起上

[综]相亲直播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anaset.cn/xflx.shtml
“沉塘,沉塘!沉了她!”“□□,我再问你一次,奸夫是谁?”“杀了这不守妇道的!”夏珍

张云雷:日月朝暮皆为卿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anaset.cn/6p1w.shtml
游家大厅,游浪一家正在吃早饭。“儿子,今天是地球学院的开学典礼,好好表现啊。晚上回来

结婚后每天都在修罗场之乌日神教  http://www.anaset.cn/ggje.shtml
教主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看着他们的身影,说道:“昨晚你们去偷东西,可是这东西呢?青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寻龙探穴那些事在线阅读第6节

    衙门口前,围看的人越来越多。那两人醒后,李亦行还是用粗绳捆绑,让他们老老实实待在车上。起初他们还想逃,可发现挣扎无用,最后眼见的到了官府前也就放弃了。寒灵子也问了他俩名字,一个叫张衫,一个叫李驷。问他们为什么杀人?他们却一口否认,表示什么都不知。这个说起来李亦行就来气,真想给他们俩一耳光掺过切(扇过

  • 洪荒:种田就变强第2章在线阅读

    与七年后的风光得意不同,当罗杰最初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首先出现在他眼前的不是鲜花与欢呼,而是一支散发着淡淡硝烟气味的枪口,代表死亡的yin影从令人窒息的杀意中孕育,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呼啸而去,顿时在街边激起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尖叫。没有意想中的剧烈疼痛,单调而刺眼的光芒眩花了他的眼睛,罗杰拖着生了锈般僵

  • 老子要当大boss之纹身(6)

    很快,在李子威指引下来到了一家小饭馆“落脚铺子”,两扇实木做的门大开着,朝里望去只剩稀稀零零的几个人,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叔在擦抹桌子,看起来是自己一个人经营的小本生意。李子威这样的家境来这里吃,再加上之前想到的那个问题,苏穹感觉这俩少爷小姐并不是在豪门里娇生惯养的。果然,李子威掉过头来朝苏穹笑道:“苏

  • 我只是条咸鱼啊[穿书]在线阅读经年

    “你为何……要救我?”鹿羽安静的盯着眼前的蓝衣青年。许虚虽不知道九尾妖君在辋川之行后为何突然决定要救这个小子,但他作为大护法对妖君的判断和命令向来无条件遵从。众所周知,在南沼,谁要是得罪了九尾妖君,死无全尸都算得上善终了。许虚笑了笑:“倒是不算太笨,放心吧,我的所图不需要你来还,你只用相信我就好。”

  • 輕輕的羽毛風中飄第8章在线阅读

    中午一起吃饭,林青悦和谢易冉谈起辅导书,林青悦疯狂买书却不做的行为再次被谢易冉吐槽。一时激动的林青悦愉快地做了一个决定,“我要这学期做完怎么办?”谢易冉一时被噎住。高平江斜睨了林青悦一眼,“做完就做完了呗!”谢易冉也跟着说了一句,“就是,做完就做完嘛!”这回换林青悦被噎住了。后来又谈起一本历史读物,

  • 一不小心撩到了终极大boss在线阅读第5章

    太平间在医院里的最底层,一路往高处爬去,透过玻璃,看到的是黑压压的一片虫子。这个时候虫子还在往下落,但虫子累积的高度,已经淹没了医院的第一层。“方雨大哥,我终于找到你了,咱们一起走吧,别不管我。”上到了三层,除了极个别生还者外,方雨还看到了一个熟人,杨杰。“快往上面跑,”方雨招呼杨杰过来,顺便让菲莉

  • “该娅”归来在线阅读第1章

    前面有很多山脉,朝着山脉的方向肯定没错的。这时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起来饿了,得想办法找点吃的。沿着这个方向走,来到了一个湖边,赶快清理一下伤口,走道溪水边,脱下缠着的布袋,用水擦式了周边的血迹,清澈的水倒影出她的脸,这小样通透水灵,虽然满脸是泥土但也没挡住她那鲜明的轮廓,活脱脱的一幅美人脸,她摸着那张

  • 百万炮灰过大江[快穿]史上最嚣张的男人

    贺臣风的唇拂过她的脸,光滑柔软到令他心神亢奋,尤其被她身上清新干净的气息所吸引,仿佛诱得他只想深深的吸入。下一秒,贺臣风可是一点儿也不收敛行为的,放肆的钻入了曲染的唇内,根本不给曲染任何抗议的机会,甚至趁着曲染开口惊呼之际,横行霸道的探入。曲染睁大了双眼,心跳狂乱的加速,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到让

  • 蜜桃味儿小贵妃在线阅读第十章

    黑气越发浓重,但宁姜的做法也并非无用功,她身周的灵气开始慢慢变得浓郁。她甚至能感受到这里灵气的渴望和冲动,但不行,灵气和她之间还是隔着一层隔阂,虽薄却怎么也无法突破。隐隐的汗水逐渐从宁姜的鬓角滑落,她唇色开始泛白,身上一丝丝白气从四肢聚集,直冲天灵盖。原主的灵魂开始痛苦,宁姜的灵魂也开始颤抖,灵魂本

  • 穿到反派破产后在线阅读第8节

    地方不算远,很快就到了该下车的地方,司机很贴心地给焦金拿了个一次性口罩揣在兜里,但焦金觉得她这个长相除了公司里的人或者商业上有联系的人见过,基本也没几个人认识,毕竟不是什么明星,这种东西根本不需要。但是下车走了没两步,这吹拉弹唱的广场上就有一个外国画师拉住了他,用不太流利地中文问:“请问可以给你们拍